沙拉酱biso

【御泽】拼死也要大喊的がんばれ!

【御泽】拼死也要大喊的がんばれ!

*咸鱼如我终于撸出了一篇御泽!在三月的尾巴上!

*发现自己真的已经不会开车,干脆走纯情风。

*其实我只是想借着这篇文对72画的青道大家高喊がんばれ!一定要赢啊!居然写成这样我也是对自己很服气。From永远踩香蕉皮的沙拉酱。

 

1.

山不在高,有龙则灵。

小时候的泽村荣纯啃着人类进贡的鸡腿,不太明白为什么这群恭恭敬敬的人类要把贡品一扣三拜地放到这儿。明明隔壁山头才住着小凑一家。

而且龙也不像他们画的张牙舞爪的威风模样,最起码春市就是只有一臂大小的小龙。还常常因为追不上哥哥,在泥地踉踉跄跄。泽村荣纯抹了把被甩了一脸的泥,怎么看都无法明白人类朝拜的理由。

借顶着小凑的名义,泽村荣纯每月都能加个大餐,更别提有时久旱未雨,那真是一家人撑圆了肚子都塞不下。

可是泽村荣纯觉得一个有志气的精怪不能一直冒用他人姓名。所以他决定做一件大事证明自己。

 

泽村荣纯盘着腿思考,时不时揉把本就一团杂草样的头发。该做一件什么大事呢?

在山下的话本子里,那些被人类牢记在心的,都是些狐狸报恩、仙鹤报恩、老虎报恩……

聪明的泽村大人决定下山报个恩。

 

2.

可是报恩的前提是得有一个恩人。

于是,善于行动的泽村山大王先为自己创造了一位恩人。

 

被【创造】的恩人是个男人。

是个长得清清秀秀、看上去挺好吃的男人。

泽村荣纯蹲在他面前沉思着,现在按照话本子,应该跟着【恩人】回去,洗衣做饭,打扫房间,赚钱养家,不是,养恩人。

可是【恩人】刚因为救他,现在情况好像不太好。

 

御幸一也坐在地上,舒缓着小腿的疼痛。

他有些好笑地看着面前的少年,一张娃娃脸上,短短时间内扭曲了七八种情绪。尤其是那双眼睛,在他身上来回晃着,机灵得让他想起自家养的小柴犬。

御幸一也琢磨着刚发生的事。

捡柴、遇蛇,然后被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少年撞了个满怀,还伤了腿。

 

泽村荣纯又整理了一番自己的【创造恩人】的计划,觉得找来的蛇伙伴太不靠谱。就不能往空地里追一追吗,非得往山坡峭壁爬!

现在可好,恩人受伤了,该怎么跟他回去?

 

御幸一也半倚着石壁站起身,笑笑“喂,我要回家了,你也快点回去吧。”

恩人要回家了?!

泽村荣纯蹦起来,想说些什么,才发现作为一只【音】,没收集到够多的人类声音,他根本说不出一字半句。

御幸一也推了推滑落的眼镜,看着少年手舞足蹈的着急模样,牢牢挡在他面前的决心倒是表达得一清二楚。

恩?不会说话?

没法,御幸一也只有猜“你是想跟我回去?”

猛点头。

继续猜“为了报恩?”

拼命点头。

“哈哈不用了,这种小事。”

眼睛瞪圆了。

“……好好,那你跟我回去吧。”

御幸一也正想找根木头当拐杖,泽村荣纯背对他蹲下,执拗的眼里满是跃跃欲试。

 

下山的途中,御幸一也伏在少年的背上,没忍住伸手呼噜把杂草毛。恩?还挺软和?手指捏着发根,又呼噜一把。

泽村荣纯被揉得可舒服,自发自觉蹭了蹭他的手指。

他想,这个看上去好吃的恩人是个大好人呢。

3.

御幸一也的家里除了他就是那只汪汪叫着的小柴犬,有个人来帮忙也确实再好不过了。

这是泽村荣纯刚来时他的想法。

 

现在——

 

“嘛,泽村,你要炒菜吗?”

御幸一也叫着好不容易从鬼画符中分辨出来的名字,撑着拐杖靠近。

泽村荣纯转过身杀气腾腾。

御幸一也一瞬以为自家的锅铲被掉包成武士刀。

他干笑着按住泽村的手腕,“不是要阻止你,今天我来做饭怎么样?”

泽村荣纯一双浓眉拧着,不赞同小孩子玩闹的模样。

御幸一也摸摸鼻子,有些无奈“我也休息了这么久,该动动了。不然伤口好不快。”

泽村荣纯犹豫会,把锅铲交给他。可抱着双臂严防死盯的架势满满都是对病号的不信任。

御幸一也叹口气,又笑了。

泽村荣纯抿着唇想,人类真是奇怪的生物,受伤还要多动动才好。

4.

看着和前几天截然不同的菜肴颜色,泽村荣纯小心翼翼用筷子戳了又戳。原来烤过的东西也能这么好看?

所以是他不会烤?不可能!泽村大人才不会犯这种错误!烤过的东西就是很难吃!

他咽咽口水,看了看垂眸吃饭的御幸一也,决定看在恩人的面子上尝一口。

 

鄙夷熟食的泽村山大王风卷残云般扫荡了恩人烤好的晚饭。

5.

既然做饭恩人包了,泽村荣纯决定做些其他的来报恩。

不过恩人好像并不想他这么做。

 

“啊泽村!那件衣服我明天要穿,不用洗的。”

可不是刚换的吗?泽村荣纯有些不解递还。

这边御幸一也松口气,拯救了自己唯二没被洗破的衣服。

“泽村,菜园我来照料,你带着小秋去逛逛吧!”

泽村荣纯跟着小柴犬在山坡上玩了整大半个下午。

 

御幸一也瞧着恹恹的泽村荣纯,伸手把他拽到身边,“我正好要多学些字记账,泽村帮我纠错?”

泽村荣纯迅速搬来个小板凳坐好。

说是纠错,妖怪怎么会专门学人类的语言,勉强听懂就够用了。

泽村荣纯干脆把御幸一也当做讲话本子的先生,不听完一个故事不睡觉。

他觉得御幸一也的声音比山下讲书的小老头好听多了。

6.

冬季要来了,御幸一也和村里的大伙要去上山打猎存粮。

泽村荣纯被抵着脑门关在家里。

第一天,泽村荣纯有些怀念御幸一也烤的食物。

第二天,泽村荣纯囤了小山似的柴火,想着御幸一也回来的称赞,嘚瑟着学了御幸呼噜把小秋的毛。

第三天,少了睡前故事,泽村荣纯睡得有点困难。

第四天,御幸一也的脚才好了没多久,衣服好像也不厚实。泽村荣纯抱着小秋在地上又打了个滚。

第五天,山上有这么多粮食,他这个山大王怎么不知道?要去这么久吗?!

到第六天,泽村荣纯看着安静的大山,突然觉着嗓子眼有些发痒。

【音】在吸收周围的声音到一定程度后就能发声,甚至能够通过言语赋予力量。

但泽村荣纯并不知道这些,他只是单纯觉得嗓子痒想冒个声。

 

尊贵的山大王第一句话一定得好好想想。

 

泽村荣纯双手拢在嘴边,气沉丹田“がんばれ!”

 

山大王一出声,半个林子都震了一震。

森林里,御幸一也手一抖,看着被吓跑的兔子屁股。

旁边仓持洋一暴躁了“操!哪个傻逼嚎的?这一片都给吓没了!御幸,你兔子都吓跑了你笑个什么?”

“哈哈抱歉抱歉!”御幸一也揩把笑出的眼泪“这嗓门还真洪亮不是吗哈哈哈!”

仓持洋一冷着脸并不想理自家犯了病的好友。

7.

御幸一也知道了泽村荣纯的身份,并不是害怕的模样。

“所以说你下一次说话还不知道等多久?”

泽村荣纯扳着手指想要运用爷爷交给他的计算方法,无果。

御幸一也撑着下颌,眯着眼看丧气的少年“那这样,下一次要说话的时候你敲敲我的手背,我就能认真听你说些什么了。”

泽村荣纯瞧着御幸一也有一搭没一搭敲击桌面的修长手指,不太明白御幸一也的目的。

不过,反正是报恩嘛!听恩人的准没错!

8.

泽村荣纯想请御幸一也给隔壁小凑春市写封信。

算算时间,该是他的生辰了

 

经过几个月的相处,御幸一也已经能八成把握住泽村荣纯丰富的肢体动作和面部表情。

他手一挥,下笔。

旁边泽村荣纯跳大神般,一个字一句话地蹦跶着。

来自大山深处的和谐。

 

[小春,祝你生辰快乐!虽然我不能在你生辰那天过来见你,但下次一定会给你准备最好的礼物!祝我们的春男在新的一年成为一个优秀的男子汉!]

泽村荣纯喘口气,向御幸一也示意自己体力还好,继续蹦跶。

[我现在在恩人家里。他对我很好,是一个大好人!等我报完恩后,就可以功成名就地回来啦!]

御幸一也弯着眼眸看他控制不住骄傲的臭屁模样,顿了顿,行云流水地又写下一句话。

泽村荣纯站在旁瞧,突然用食指敲了敲他的手背。

御幸一也手一顿,纸上晕开一块墨迹。他也不管,直直抬头看进少年的澄澈瞳孔。

泽村荣纯缓慢着开口,像是特地让他听清“御幸,我虽然不太识字,但我也不是完全看不懂字。”

御幸一也眨着眼,无辜的模样。

信纸上,刚写好的最后一句——[我在这儿住得很好,不劳费心,可能没个三年五载回不去。]

泽村荣纯就这么看着【大好人恩人】坦荡荡地划去最后一行。

他想,人类真是一种看不懂的复杂生物。


WPS的自动标序号毛病现在才发现...有些bug现在才注意要改。再也不相信它的自动编序号!

评论(2)
热度(60)

钻A、排球,目前在写。

杂食党、全员粉,御泽为主,排球摸索中。

不太会聊天,但很谢谢你们的心心和评论。

是个好人。

© 沙拉酱bis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