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拉酱biso

噢噢lofter出合集功能了!

感觉【喜欢】分tag整理、【收藏】功能也指日可待了!!

瞎整理了一下,发现自己真的很低产了


身为南方人,我真的很喜欢说话句尾加【了】了……

短打选手必须纪念一下,5000字的文!

大家真能写啊……不光是美少女,爆肝一个比一个强。捂脸。

最近没有更新都是因为——肝不够爆啊!
呜呜呜😭不过能和御泽的大家一起玩真是太好了!

【御泽】和恋人的理想睡姿

*很久很久、很久没有出现,实在太忙…没有被忘记,偶尔还有催文,这才摸了个小鱼。

*非常非常小的鱼,但我终于开始写了!好兆头!【不要脸的自我鼓励】


“和恋人的理想睡姿?”


听到这个问题,御幸一也挑了眉。借着变换坐姿的动作,给身旁嘴角都僵硬了的笨蛋递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。


主持人挤眉弄眼着举起手中台本,“接下来的问题可一个比一个劲爆噢~这还只是开胃菜。那,谁先来?御幸还是泽村?“


泽村荣纯举起左手挠着后脑勺,嗓子眼蹦出一连串的哈哈哈,“这种问题也有啊,真不愧是御幸前辈,人气真高!”


手肘碰撞上他的肩膀,哥俩好的亲密表现下分明是——【混蛋四眼你要是敢乱说一句今天就去睡沙...

论关注一个R18太太的好处。

她会时常推荐更多的R18。

鼻血鼻血、捂住!

啊R18真美好呜呜呜呜

get my money back

*看完了三季动漫,来交党费。虽然什么CP都没写……

*本来和太太 @时壹w 愉快聊了后想产粮给她吃,但是写着写着什么CP都写不出,是废物吧我【捂脸】其实是因为CP向可能性太多,于是不知道写什么了!【强行借口】

*才发现及川和克里斯前辈的声优都是浪川大浦,完全听不出来啊,及川那么诱!

*短小、设定乱来,请不要介意!

 

00.

“噢噢噢这就是法国吗!”

日向翔阳拽紧肩包背带,原地小跳着看过来又望过去,要不是还顾忌着人生地不熟,早激动得冲到没影了。

“前辈!法国好大啊!这——么大!”

西谷夕也叉着腰,雄赳赳气昂昂地一甩手,给学弟指示,“哦!那就让我们代表乌野的先锋队,探...

【御泽】【misawa周定题】五次点名,他一次也没来

*因为今天老师疯狂点名,班上一片腥风血雨,暗自偷笑的我突然觉得【这个写周定题好像不错?】

*为了写一个自己想象的画面,铺了两千多字……写到中途几近放弃。

*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的后续。辛苦大家阅读了…看不下去没关系的!

*设定:普通大学敲代码的两只。学弟学长。泽村暗恋先。

*我居然写了这种智障设定。
@◆misawa周定题 睡前想起艾特……

 

 

 

00.

 

“泽村荣纯。”

御幸一也一字一顿地念完名字,记忆中那个总是活力四射,连带嗓门也比别人高几度的男声没有回应。

他眯了眼睛,手指曲起,轻敲几下花名册。

班长金丸信二尴尬地站...

【御泽】吧唧吧唧

*聊天体,乱七八糟的短小

*开始捡起积灰的微博,【Coi一只沙拉酱】,欢迎大家找我玩。虽然我不好玩…

【我爱的CP会结婚!】群组

每天想吃粮:啊啊啊啊同志们!我收了一对吧唧,无奖竞猜!是什么!

同框即恋爱:阿粮你这就很讨厌了,欺负没有A店的人……代表QAQ来惩罚你!

对视就结婚:对的,阿粮昨天才摆的摊,今天就入了一对吧唧!人生赢家!过分!

柴木绒绒绒:诶,是之前说的,【海景房】?

每天想吃粮:呜呜呜只有我可爱的小柴犬能抓住重点。你们这些被嫉妒蒙蔽双眼的女人!

柴木绒绒绒:ummmm鄙人是柴木不是柴犬…阿粮之前的摆点怎么样啊?

对视就结婚:哈哈哈据说我们的阿粮义正言辞拒绝了拆卖...

顺利到达cp。

人好多哦。

上海有点冷。

大家很有趣。

于是等待宁宁她们带我走。

【御泽】不要小瞧妈妈粉!

※迟了一天的生贺,小天使抱歉!

※本来想写甜饼谈恋爱,但是最近的状态实在写不出…

※泽村荣纯生日快乐!要一直打棒球打到不能打的时候啊!

00.

被成为泽村荣纯妈妈粉的那天是一个阴沉沉的雨天。

身为一个八百米垫底、跳远不及格的体能废材,会去看高中棒球赛的原因当然是!

“御幸一也那张脸真好看!”

“……就为了这种肤浅的原因吗!”

瘪瘪嘴,向好友耍赖耸肩,“在这物欲横流的冷漠社会,只有美少年的脸才能慰藉一二。”

“……一个数学不及格也能让你感受到社会冷漠噢。”

“唉,你不懂我们这种天才的heart,脆弱、多情又温柔~”

“…………啊,御幸一也出场了。”

连忙把捧胸口的手虚握一...

你站在花洒下,背部被哗哗地击打着。

不疼,甚至有些倦怠的舒适。

你喜欢在细小的水柱从你脸上滑落的时候,幻想些莫名其妙,超能力出现、世界毁灭、玛丽苏灰姑娘情节。偶尔脑袋里也会浮出让你介怀已久,却只能在他人面前装大度、乖巧的画面。

你的鼻子此刻有些难受,眼睛里冒出比花洒更热的液体。它们从眼眶里挤出来,混在满脸的潮湿中,欢呼雀跃被拥抱、被亲吻。

你抿住了唇,对这样不听话的自己感到羞耻。

【要是别人看到了怎么办啊】

可下一秒,水声哗哗地从半空中打碎你的担忧。

你放下心来,简直是被宽恕般歇斯底里、嚎啕大哭。

只属于你的嚎啕大哭是静默的,是嗓子里蹦擦出不连贯气流的嘶声。

有点像蛇吐信子。...

钻A、排球,目前在写。

杂食党、全员粉,御泽为主,排球摸索中。

不太会聊天,但很谢谢你们的心心和评论。

是个好人。

© 沙拉酱bis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