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拉酱biso

也许是妖怪

*强迫开脑洞

*辛苦大家食用,我会准备好胃药✘

*突然就是想写我也不知道为啥!

某一天泽村荣纯发现自己可能经过这十多年的掩饰,终于在一个疏忽漏出真身——桌子妖怪!

具体情况是从上课摸鱼睡觉开始的。每晚的巨额练习,即使是正值青春的少年也顶不住二十四小时精力充沛。

讲台上,老师皱着眉头瞪了这个不知悔改的,摇摇头继续激情澎湃。即使是所有名的棒球中学,也不是所有人都能通过棒球进入大学。

身后同学连戳几下他后背,感慨棒球笨蛋昨晚的练习量可能大得过头。

如果泽村荣纯仍有意识,一定会跳起来大声反驳。

然而他并没有这个机会。

醒过来的泽村荣纯有些愣神,生来第一次体验了360°无死角视觉。无论是前后左右甚至是上下,只要他一个念头,轻而易举就能转换视角。

可是怎么瞧他都觉着角度不对劲,尤其是视觉往上偏时,撞上那张熟悉的小白脸。

咬牙切齿怒视,泽村荣纯想都没想,便将锅盖在他家池面队长头上。一定是这个混蛋四眼又拿他做恶作剧!

蓄积着头槌的力量,泽村荣纯恶狠狠地要报以颜色。

没等他蓄力好,御幸一也打了个哈欠,懒洋洋地趴在他身上,甚至还用脸颊蹭了蹭他??!

泽村荣纯内心如同轰出一记零地点突破,整个当机原地。

〔啧,御幸你老实点听课。〕麻木听到仓持洋一的低声警告,泽村荣纯几乎感动得哭出来。呜呜呜,果然还是猎豹学长对自己好。

御幸一也发出痛苦的唔声,将整张脸埋进臂弯。然后,泽村荣纯感受到一个柔软的,温热湿润的物体正贴在他的面上?

御 幸 一 也!

泽村荣纯吓得几乎蹦起来。也只是几乎。感谢这个惊吓事故,他才发现身体好像被固定在一个地方。

难得运转的分析大脑很争气得出结论,〔现在你=桌子·御幸一也专属〕

艰难转移注意力的泽村只想快点熬过这莫名其妙的事故。可是那个毫无自觉的人,乱蹭乱亲就算,连整个身体都牢牢贴住。湿热鼻息不断喷洒桌面=某投手身体·赤裸。

[今天的天气好像有点热。]睡得不甚舒适,御幸一也换了个姿势趴在桌面,感慨东京的天热得连桌子都发烫。

下午练习时,御幸一也不太明白自家笨蛋投手脸上毛细血管血量是怎么增加的。还没难得关心几句就被一双猫眼恶狠狠剐着,脚底生风般消失眼前。

〔…〕

〔啧,御幸你又对泽村做了什么!〕来自好友的十字技能。

讲道理!他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好吗!

心里苦的池面捕手一脸蒙蔽。

评论
热度(27)

钻A、排球,目前在写。

杂食党、全员粉,御泽为主,排球摸索中。

不太会聊天,但很谢谢你们的心心和评论。

是个好人。

© 沙拉酱bis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