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拉酱biso

Danger

Danger

*为了开头装个逼,具体温度【别问我为啥,可能我傻】。一个南方人百度着北方的天气,完全蒙蔽。你们那没有舒适的春天吗?啪友告诉我,他们那室内温差大。差个十度是我能想象出来的,在舒适范围内的,最大温差…我尽力了

*写了骨酱给的梗!差点忘记,你们猜猜是啥啊~骨酱超——可爱!她超++可爱!我要跨年写她的肉文,严肃,这就是爱× @降谷家骨酱 骨酱说被虐到了,所以刚好给她吃糖饼!

*我在发糖诶,我是一个胖嘟嘟的糖分! @燕画 太太我不管!这就是糖饼!快来结婚!×

 

室内温度25℃,室外温度15℃. 无风,晴朗,是难得的好天气。要不是案子压着,还能约三两好友出去逛逛街,约个漫威最新上映的电影。

李大宝瞅着窗外清透的天空又幽幽叹口气。林涛从案卷中拔头抽空递她个眼神“怎么,宝哥这案子还没完呢,你就惦记着外头的海阔天空了?曾经说好一起并肩作战,其利断金,居然还比不过电影院海报那张纸吗?!这我可得跟老秦好好说道说道了。”

李大宝撑着脑门,斜斜瞪他眼“我李大宝是这种人吗?啊?工作才是我生活的动力!出勘现场,不长痔疮。宝哥一出手,那就是天上天下,举世无双。”

林涛挑着眉,用笔尖对着李大宝激情澎湃的姿势左右比划下“行行行。那,热爱工作的李大法医,您有这跟社会主义奉献GDP的热烈精神,还学人十来岁小姑娘感春伤秋个什么劲?”

李大宝憋屈地吐出两字“秦明。”

林涛一听,什么都明白了,装模作样咳嗽声“老秦那不是担心你嘛。这个案子涉及太多,从金融犯罪到杀人灭口。你上次也是,把犯人逼急了,都上赶着拍部民国暗杀片了。老秦能不担心吗?”

“下次在你伪装心理专家的时候,请把二郎腿放一放。”李大宝衷心地提出建议。“以前也没见他这个毛病啊。像个事儿妈样,就连我夜宵吃啥都管。现在别说小龙虾了,秦明都快把夜宵摊搬回家了,还是健康、营养的秦式自制夜宵摊。还有这个案子这么重要,工作量又大,老秦他一个人不吃不喝连轴转一星期恐怕都够呛。”

林涛咽口水“以前哪能和现在比啊。以前他是高高在上的秦科长,你是小小的跑腿助理。现在?龙番市法医情侣二人转啊~”

秦明进来时,正好看见自家媳妇撸起袖子往林涛脸上砸书,还是他最新买的那本。

咳嗽声,总算挽救回自己这本还算喜欢的书。“大宝,准备一下。”

李大宝狐疑地瞅他“您老刚刚说什么?”

秦明刚想说话,电话响了。

“世界で一番おひめさま

そういう扱い心得てよね

その一 いつもと违う髪形に気が付くこと

その二ちゃんと靴まで见ること いいね?

その三わたしの一言には三つの言叶で返事すること……”

林涛痴傻儿童般看着【不为人知】的秦明淡定掏出手机,挂掉,然后掉头李大宝方向。

李大宝分明心虚地摸了摸耳朵根,给自己壮气般大声说道“你刚刚说什么了?”

“准备一下,我们要出去。”

李大宝立马来了精神“我可以参与这个案子了?行!我马上去拿东西。”

林涛才把下巴颏收回来,又诧异看李大宝几乎是蹦着出门“老秦,你真的是老秦?不是啥二次元外星人变的?你真让宝哥继续这个案子啊?之前那事你都忘了?”话刚说完,他就后悔了。秦明用看桌上尸体的眼神凉飕飕地瞟了他眼,“我还没到老年痴呆的年纪。而且你该少看些这种莫名其妙的漫画。”
“那你还答应宝哥?”

“我答应她什么了?”

“你不是……”林涛对上秦明的眼睛,卡壳下“大宝会和你闹的。”

“那就闹吧。”秦明转过头去,正好瞧见哒哒哒一溜小跑的李大宝。她的眼睛因为激动闪闪发光着,再过五秒,便能看见它弯成漂亮的月弧状,只向着他。

李大宝冲到秦明跟前,有些不解地看到他嘴角上扬的弧度,将素来清冷的气息都冲淡几分。

【老秦中邪啦?】她朝着林涛使眼色。

林涛同情地摊开手,目送仍蒙在鼓里的李大宝同志离开。

“嘿,老秦你可等着吧。宝哥倔起来看你怎么办。”

 

 

 

该怎么办怎么办。

要是秦明听到损友的吐槽,一定会直接怼回去。即使聪颖如他也不知道如何平息被骗媳妇的怒火。

 

“秦明!你不是准我参与案件了吗?为什么要把我带回家?”

秦明拎过她手上重重的工具箱,不说话,转而打开空调。自从两年前李大宝从水箱里死里逃生,不大不小的病根也落下了,体温总是较常人低些,痛经起来也总会难受得不行。

秦明心疼她,中药西药地医,可终究不见好转。只能在每次她脸色煞白时,充当暖手袋和抱枕。李大宝就常常逗他,冷情冷面的秦科长居然自带中央空调特效。

李大宝正想继续和他理论,手里被塞了杯布丁,一口气憋在半途生生吐不出来。

“你、你别以为一杯布丁就能说服我!这个案子我一定要接。”

“不行。在案子完结之前你都只能呆在这里。”

“你凭什么啊!这是非法控制公民人身自由!我也是法医,也是一名人民警察。你阻止我就因为这个案子危险?危险的事情多了去了,难不成你每次都要阻止我?秦明我告诉你,这不可能。”

李大宝觉得今儿真是邪了门,明明是一腔热血的说辞,鼻头却酸胀得难受。

她伏下头去抹眼睛,听见秦明轻轻地叹气。他上前一步,把她拥进怀里,是难得主动的模样。“我知道。可是比起案子,我更担心你。你上次已经惹怒他了,走投无路的罪犯会做什么我们无法想象。大宝,我只希望这一次我可以保护你。”

李大宝咬着唇,张了张嘴又闭上。秦明也没打算能这么就说服她。他松开她,“先去坐好,我给你倒杯柠檬水。”

李大宝咕囔着一屁股坐下去“哪有你想的那么严重……而且你确定不是因为我给你换了铃声转而报复?”

秦明好笑地瞟眼她,正拉开冰箱门,碰的一声巨响。

被冲击波冲倒在地的他看见惊慌失措的李大宝几乎是踉跄爬了过来。

 

 

睁开眼时,除了身上各处传来的疼痛,秦明脑海里只剩一句幸好。

“你醒啦?”

李大宝小心翼翼递水过去,“渴了吧?先喝口水。”

“你没事?”

秦明细细打量着她,眼角还红着,底下是不明显的青色。

李大宝摇摇头,又垂头,“没事。你吓死我了。”

秦明瞧了她半饷,抬起胳膊。李大宝急忙抓住,顺着他的意思把半个脸埋了进去,只露出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。

“大宝。”

沉默了好一会,秦明唤她。

“恩?”

“大宝。”

“恩?我在。”

“案子结了后,我们结婚吧。”

秦明能感受到手心因惊讶呼出的气息被濡湿的触感。

“下次起码你问凭什么时,我能有法律依据。”

“噗,夫妻关系也不允许限制人身自由吧?”李大宝没忍住,将整张脸埋在他手里。

门外,林涛很认真地考虑着要不要进去告诉他们明天就是个领证的好日子?

 


评论(20)
热度(77)

钻A、排球,目前在写。

杂食党、全员粉,御泽为主,排球摸索中。

不太会聊天,但很谢谢你们的心心和评论。

是个好人。

© 沙拉酱bis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