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拉酱biso

survive

*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是美剧风的梦,但我可以更改!

*最后想起啪友的戏份。好好的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♡

*又是一个脱离大纲的,啥玩意?
『二』

田中秀一嘴里骂骂咧咧着,握住手枪的双手紧了又紧。“它们正在往我家走。等它们进去了我们就跑!”

“不能呆在这里吗?只要我们不出声,它们就不会发现。”

“不行,”泽村荣纯想也不想地驳回了这个建议,“绝对不行。”看着那些惊慌的面孔,他说“如果我们不走,迟早它们会进来。是想躲在这里等死吗?”

呜咽声被手掌压得模糊不清,田中秀一和几个男生守在门后,等那两只进入房间。

若菜在身后轻声“小荣为什么这么坚持要跑呢?”泽村荣纯抿唇,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。不积极寻求生路的话,只会躲避角落的话,一定会发生更可怕的事。

这种直觉。

心脏被恐惧和压迫逼得失去条理地狂跳,泽村荣纯只是觉得,有哪里不对。在很重要的地方,出现了差错。让他觉得这一切的一切都显得这么荒谬。可是,到底在哪里,这种隔阂感?

“它们进去了!女生先跑!”咔地按下门把手,泽村荣纯牵一转为推,“若菜,快跑!”

怪物们听见了声音,姿势变扭地扭动身体,在络绎不绝的枪声中,暂时阻止了前进的脚步。

“操!打头!头!别浪费子弹!”

“我还不太会用!”

“别管了!跑!”

错乱的脚步响彻整个走廊,率先冲到楼梯口的女生突然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。

心头猛地一跳,泽村荣纯几乎是摔到了若菜身上,才止住她前冲的惯性。

大家目瞪口呆看见那个女孩被几双手扯下楼梯,她挣扎着后仰身体,她在说救我。

田中秀一拉起泽村荣纯,在他耳边嘶吼,跑!

还能跑去哪儿?

泽村荣纯握住若菜的手,茫然地跟着跑过楼梯口。他看见七八个面目可憎的[人形]正因撕咬的甘甜,欢呼雀跃,并没有在意他们的逃窜。

“田中!去哪?!”

“这公寓是环形!这个楼梯间不行还有其他的!”田中秀一的声音已经不稳“靠还好老子爬楼比较多!”

泽村荣纯跟着拐弯飞奔,脑子里却不着边际地乱想,这栋公寓是环形的吗?他怎么好像是第一次知道?田中以前没和他说过?

“泽村小心!”

回神时,狰狞的面孔正朝他喷洒着腐朽的气息。泽村荣纯只来得及把若菜甩到田中秀一那边。伸出的手臂被贪婪地抓住,泽村红了眼,摸出匕首冲着那个头颅处狠命戳下。枪声在身后响起,血溅在他的脸上,还有背上。

张大口拼命呼吸,泽村荣纯扳开丧尸的手指,回头却看到另一只倒在他身旁不远。

后知后觉之前的危险,泽村荣纯差点跌坐地面。

“嘛嘛,年轻人不要这么不惊吓啊。”被稳健的双手一把搀扶,他愣愣回头,正对那人饶有兴趣的眸子。“眼神不错哦~”

“白痴。”

“洋一这是嫉妒吗?~”

“蠢货。”

“果然是嫉妒啊~……咳咳,请不要用武器对准自己的伙伴。”

泽村荣纯有些愣地看着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两人,揉把头,退后一个九十度大鞠躬“多谢池面眼镜君和凶神恶煞绿毛君的帮助!”

……

……

“好想干掉这个小子。”

“咳,洋一冷静。”


在之后的[友好]交谈中,大家互报了姓名和情报。

池面眼镜君叫御幸一也,和隔壁一脸不好惹的绿毛君仓持洋一是同伴。至于为什么会在这里。

“诶你们没有发现吗?”御幸一也懒洋洋扔了个绷带给泽村荣纯,顺手摸了摸脑袋瓜。“这层楼白天很正常,晚上十二点到凌晨六点是丧尸出没的黄金时期。”

田中秀一一脸不敢置信,“政府不管吗?!”

“这栋楼跟外界是断了联系一样。想出去的话你还是别做梦了,我们就是从一楼上来的。”仓持洋一冷哼声,给枪做着保养。

“可是以前没这样啊!”

“田中,”泽村荣纯突然开口,“这儿真的是你以前住过的地方吗?”

“你在说什么啊泽村?”田中秀一不解。泽村荣纯手撑在膝盖上,认真凝视他,“我说,你其实从来没在这里住过。”


“诺,啤酒。”御幸一也将铁罐贴在男孩脸上,自顾自坐在他身边。

泽村荣纯道了声谢,拎着啤酒“御幸,你们和我们不一样吧。”

“恩?什么不一样。”

“这儿很奇怪,有丧尸,有时间段。还有,失忆。”泽村荣纯抬头看他,镜片后总是笑意盈盈的眼睛里让人捉摸不透。“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我只知道现在很不对。聚会之前我在做什么呢?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还有我真的和他们是同学吗?我真的是,泽村荣纯吗?”

御幸一也喝口酒,往后半撑身体,“泽村很敏锐啊哈哈。居然能发现自己的记忆不对,已经很不错了哦。”摇摇空掉的罐子,扔掉。御幸一也勾住他肩膀,就着手腕又喝一大口,“这么多层其实发现自己记忆不对的你是第一个。”

“这是实验吗?”

“哈哈,或者说是训练?”

“你们是训练者?”

“被训练者。”纠正他的错误,“其实我们和你们也没什么太大不同。就比如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是不是真的。别这么看我,你是小狗吗?眼睛都在放光。你以为每一层都是生化危机,行尸走肉啊?每层都不一样,就跟打游戏,关卡不同。”

“起码你们有记忆……”嘟囔着,泽村荣纯抢回自己的酒狠狠喝去大半,冲御幸一也挑衅笑笑。

“噗嗤,你是小孩子吗?”

“混蛋四眼别揉我头!”

“有记忆就这么好?”

“当然!起码死也知道自己是谁!”

“哈哈哈,那虚假的记忆呢?”

“哈?”

“我曾经过了一关,在里面我是普通的中学生,有相互奋斗的同伴,引导我的长辈,还有喜欢的人。跟这打丧尸比起来,多美好啊。可这都是假的,”御幸一也一用力站起身,“不过你又怎么知道这里面有多少真的?”

“哈?!真真假假的,四眼你到底在说什么??”

“我是说,先活下去,才能知道自己的记忆到底存在多少水分。”

“……这也不能成为你偷亲我的理由!”

“诶一不小心就碰到了诶!”

“色鬼四眼!!”

“真的要杀掉一个能带你们打怪升级的人吗?”

“去死吧你!”


擦着脸,泽村荣纯企图用目光杀死前方四眼,效果不佳。

不得不承认,有这两个人在,安心指数max。爆头,砍人,动作流畅漂亮。他们只需要在后面补个冷枪,聊聊天×

到了据说是唯一正确的楼梯口,大家依依不舍地告别。不是没想过一起上去,只不过据说他们要是上去了会发生很可怕的事,而且只要这两个人往上走,他们就能平平安安恢复以前的生活。虽说不怎么可靠,也只有相信了不是?

御幸一也偷偷靠近泽村荣纯“要不我带你溜上去?”

“才不要!”

“猫眼露出来了哦。”

“这都是谁的错?!”

“哈哈好啦。我会回来看你的。”

“看一个永远被困在这里的npc吗?”

看着低落的泽村荣纯,御幸一也沉默。在仓持洋一再三催促下,才慢悠悠踱回去。

“你走这么慢干什么?散步吗?”

“嘛,洋一难道没有舍不得吗~”

“并没有。你干什么?!”

被一个擒拿手按在墙上然后踹下楼梯,仓持洋一只想把这个发神经的同伴扔到丧尸群里。“御幸一也!你不能带他上去!”

揪住尚在发懵的泽村荣纯,御幸一也笑得分外无辜。“就麻烦洋一了~”

看着身旁那张可漂亮的脸蛋,泽村荣纯默默吐槽,这作死的老毛病就不能改改?诶,老毛病?

很快他就知道为什么是老毛病了。

“嘿!泽村!有没有想我啊!”

“没有!”板着脸扒开赖在他身上的男人,泽村荣纯希望自己马上回去打丧尸。

“看见自己出征回来的男友都不激动吗?泽村真是太冷淡了。”

“别以为撒娇就可以抵消之前你瞒着我做的事!”

“咳,就是探了个敌情,泽村你不要担心太多。”

“你就带了十几个人!要是回不来怎么办?!”

看着苦着脸开始求饶的男人,泽村荣纯开始回想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。

最开始,他被御幸一也强行带上楼,然后他变成了中尉·泽村荣纯·少校御幸一也的男友。

本来是让他震惊到吃不下饭的设定,可从心底的满满的安心感让他接受自如。

于是他接受了自己是现役优秀中尉,接受了同一所军校毕业的好友变成男友的现状,接受了御幸一也人前冷漠,人后动手动脚的混蛋两面性。

也不是没有隔阂感。

就比如这个婚礼。

“御幸一也。”

“恩?”

“混蛋不要笑得这么开心!你说清楚婚礼是怎么回事?!”

“啊啦,泽村不喜欢我笑吗?”

“不是这个问题!”

“哦那就是泽村不想嫁给我吗?”

“我……”

御幸一也收起嬉笑的态度,分外认真握住他的手单膝跪地,“嫁给我好不好?荣纯。”

眼泪突然就止不住,泽村荣纯一把扯起这个高傲的男人,用力抱了上去。“我喜欢你御幸一也。”

“恩我知道。”环抱他的掌心温暖到心底。

“我真的很喜欢你啊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所以,一也,你要好好活下去。”

看着御幸一也悲哀的眼神,泽村荣纯扯了抹笑,握住匕首的手又用了力,更深地捅进。御幸一也张了嘴,涌上喉头的鲜血呛得他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泽村荣纯轻轻地在他唇边印上,“要活下去啊混蛋。”



“……将军,将军!”

御幸一也缓缓睁眼,自家175+萝莉脸的秘书正指挥着医疗部队不惜一切代价将他弄醒。

“将军你醒了!”

“啊,阿突啊,这么久不见你的胸又大了。”

“多谢将军夸奖。请将军下次寻死的时候不要带上仓持前辈,顺便不要给别人带来困扰。”

“阿突,你这么把一叠文件摔在上级脸上是不是不太好?”

“哦。好的。下次我会记得把那一仓库的文件摔在将军脸上。”

“……我给你找个对象吧,女孩子家家还是不要太劳累的好。”

“在给我找对象前,请将军大人先给自己找个对象。”

“啊我已经有泽村了哦。”

“泽村中尉在十五年前的战役中已经牺牲。”

“阿突你就是这点不好,太实诚。”

“实诚的阿突还有一件事上报。”

御幸一也看着自家又长高了点的秘书揉揉额角,“说吧。”

“泽村中尉留下来的记忆程序在刚刚自动销毁,需要安排相关人员抢救修补吗?”

“啊,不用了。”御幸一也笑,灿烂得连习惯了自家将军那张祸水脸的阿突都晃了神,“已经不需要了。”

“将军如果多这么笑笑,外交部会少去很多麻烦。”

“你这是让上级出卖色相吗?”

“这叫资源利用,承蒙将军教导。”

“……你还是快点找个对象吧。”

评论(7)
热度(23)

钻A、排球,目前在写。

杂食党、全员粉,御泽为主,排球摸索中。

不太会聊天,但很谢谢你们的心心和评论。

是个好人。

© 沙拉酱bis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