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拉酱biso

理性讨论:刚见面的路人自称幽灵怎么办?

『五』

*我写完了!完了!终于!

*he!说he就是he!说话算话!!

*阿狼的取名用到最后♡

*麻烦各位吃粮啦!鞠躬

↪↪↪

“嘛,倒是有劳家主费心了,忙里偷闲还帮我关心媳妇。”依旧是带笑的语气,只有正对的泽村荣纯知道这人咬紧了下颌,满脸心爱事物被染指了的愤愤。

这种生死关头,泽村荣纯却被御幸难得显露出来的孩子气闹得几分好笑。甩甩头,他继续怒视那个正好整以暇的男人。

才不会让你得逞。

男孩圆润的眼睛比常人大,透出来的光分外有神。家主倒对这个胆肥,又或者慢半拍的小子有了好感。这样吧,御幸一也下不了手的话,他代为动手好了。点着头,他有些感慨,人呐,年纪大了,就是容易心软。

画本里危险关头时心有灵犀,又或是反派掉链,神队友助攻什么的,当然只是画本的美好念想。

家主看着浑身连块完整皮肤都没剩下的泽村,感慨叹口气,“你比我想象的还要优秀。”

“多谢。”御幸一也冷着脸转身。没看到匍匐在地上的那个血人朝着他的方向,一次又一次想要站起身。

“你可以走了。过几天这成人礼一定让你满意。”听着越来越远的脚步声。家主掀了下摆不顾形象半蹲在泽村面前。他好奇地看着这个仍不屈不饶击打边界的孩子,眼神里没有丝毫怨恨。

“你不恨他吗?”

泽村荣纯张嘴,却只能听见如破风扇旋转的嘶嘶声。即使每一寸肌肤都叫嚣着疼痛,他依旧瞪圆了眼缓慢摇着头。

“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?真神奇。”家主大人撤去结界,如探险儿童般扯住泽村头发,迫使他失去凭借吊在半空。“请让我看见更多吧。”

泽村荣纯在这句话前对御幸家惹人诟病的某些行为只有浅显的了解,接下来三天却真真切切领会到了[不顾人性]的完整版本。

将魂打磨成兵器,其实是通灵师常做的。正常步骤,是收服后拟定契约,魂被迫与通灵师单方面联系生命,通灵师的死亡也代表了它们的终结。当然,也有人想为后代留下强大的魂,这就是不同的契约条件,因人而异。良善的,甚至有恢复自由的时间设定。

而御幸家的价值观——魂=能用的资源。武器只需要保护主人,对抗敌人,自我意识是多余的东西。

御幸一也的成人礼很被重视,除了既任家主的原因,还有泽村家深藏已久的秘密即将被挖掘出的兴奋。

身为原材料的泽村荣纯,被半只脚都踏进棺材的老人家们,眼睛放光地从里到外通透研究了个遍。比如抵挡的防御力,血液的利用量,当然还需要加强攻击,人工合成武器,那么多余的肢体也必须改造。

真是一个大工程啊,御幸一也这家伙真是太龟毛了。泽村荣纯在疼晕又苏醒的间隔中苦中作乐想着,下次见面一定要狠狠教训他顿,哈哈。

再次见面的时候泽村已经没法狠狠教训他顿了。

“这就是我的成人礼?”御幸一也皱着眉打量这个浑身盔甲的沉默人偶。“看上去很笨。”

“不,他是最适合你的,一也。”御幸一也不否认自己越发讨厌家主的笑容。

带着这个笨笨的不会说话的人偶,御幸一也将找不到泽村荣纯的焦急和暴躁全化为夜行的杀戮。

“御幸家那个少主最近表现得很不错啊。”“对对,真不愧是天才。”“我倒是觉得他旁边那个傀儡立了大功。”“哼,那种玩意做出来还有王法吗?我们死了不也是魂?难不成也搞成那种鬼模样给自己子孙后代当武器?”“诶诶,别生气。那种法子本来就损自己道行。不过我倒是好奇这次这个魂什么来历,强得有点过分了吧。”……

泽村爷爷找到他时,御幸一也正在和成宫鸣约架。

成宫鸣咬着牙各种符不要钱样往他跟前砸。御幸一也双手背在头后,打了个哈欠。“我说,鸣啊,你还打不打?这都小半会功夫了。”“呵呵,你特么倒是把这个破傀儡赶走啊!有胆就别防护!”成宫鸣瞧着这个黑傀儡恨得磨了后槽牙。“诶呀,鸣你这么说就不对了。优秀的防护也是通灵师的必修课,你这…”长篇大论没来得及说完,就看见成宫鸣往自己手腕一划,是废了血本换来的攻击咒语。

“哈哈哈,我倒要看看你那个傀儡能顶多久!”

事实证明傀儡没顶多久,因为它压根没怎么顶。一直以来都被当做防护罩的它,居然学着成宫鸣划上手腕,将悬在空中的血珠如箭直射向成宫鸣眉间。

御幸一也神色一凛,强令它停下。可是被输入的原始指令没法被立刻改变。眼看成宫鸣起码重伤,御幸一也甚至打好了上门认罪的腹稿。

成宫鸣算是服了御幸家的诡异玩意,匆忙间护住心脉,余光瞥见微显佝偻的人影挡在面前。

“爷爷?!”

御幸一也简直吓得出魂,三步两步冲上前。“爷爷你怎么在这?荣纯回来了吗?”

泽村爷爷神色复杂看了他眼,定定看着那个又变得笨笨的铠甲人偶。

★★★

“后来爷爷告诉我我找了这么久的泽村啊,已经被做成我的武器了呢。”御幸一也笑得身子都不稳,“笨笨的,不会说话,动起手来不计后果。真像,我怎么就没早点认出来?”

成宫鸣死死皱着眉头,看不过眼夺过他手里的酒杯一口吞下。“然后呢?泽村家怎么就没了?你怎么就[不幸身亡]了?”

“啊这个啊。”御幸一也舔舔唇回味酒的醇香,“爷爷说泽村有救,但要心脏。我找到了他的尸体,把心脏挖了出来。本来想把其余带回给爷爷的。嗯,爷爷带着泽村家抵抗了一群觊觎魂的人。没来得及。”

“御幸家?”

“不是。”御幸一也伸着懒腰,“御幸家没蠢到做这种杀鸡取卵的事。之后,就是我[身亡]的真相。顶撞家主,还拆了半个仓库。”摸摸鼻子,他有几分得意。“那把火放得很有技术含量,鸣你想学我可以免费教你。”

“去死吧!不要咒我!”成宫鸣给了他个爆栗,“泽村爷爷死了那你从哪搞出来的办法?”

“烧仓库的时候顺便翻了翻,有个灵魂共享的法子,跟契约有些类似。我试了挺长时间,啊,天才果然被上天眷顾。”

强忍断交的冲动,成宫鸣握紧酒瓶,“代价?”

“哈哈没看到吗?没办法恢复肉身,而且还失忆了。不过没关系,跟初恋一样的恋爱可不是每个人都有的珍贵经历。”

成宫鸣终于懒得搭理这个变质了的御幸一也,站起身打算回家睡觉。

“喂,”突然,他又叫住御幸一也,“灵力亏成这样还能保持十五六岁的模样,也是御幸家的秘籍?”

“诶?”御幸一也愣下,挠着后脑勺笑着“对呀,这可是不可多得的秘籍,鸣你要我也不给你。”

“哼,都死了的人,谁找你要秘籍?”

“哈哈哈。”

重新将泽村荣纯抱在怀里时,动作虽轻还是惊醒了他。

“唔,你去哪了?”

“上了个厕所。”

“哦,下次叫醒我。”

“噗嗤,厕所也要一起?”

“才不是!我是担心那个白毛找上门!”

“好好好。一定叫你啊下次。”

“好的…”

迷迷糊糊,泽村荣纯挣扎在梦境边缘,“明天你要告诉我原因。”

“诶呀,原因就是我们上辈子是恋人,你出车祸去世了,我太伤心又找到了你,你居然失忆了。真是难过。”

“失忆又不是我的错!好吧…对不起啦…”

“噗哈哈,道歉的荣纯好可爱。”

“四眼你太恶劣了!那那个白毛是怎么回事!”

“哦,他暗恋我,得不到怨念太足。你下次看见他隔远点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吗!御幸一也你果然招蜂引蝶!”

“…好的好的,荣纯记得看紧我啊。”

吵吵闹闹的,泽村终于意识被周公拉去。

“呐,荣纯。”

“什…么啊”

耳边声音很轻,“以后越来越年轻的御幸一也就承蒙你照顾了哦。”

“好…”

宠溺在泽村荣纯额头上印上一个吻,御幸一也想,他果然还是个混蛋。这么好的泽村,即使时间不多,也要一起下地狱啊。

终于写完了,感慨万千。写的中途一直在锤手机[这特么什么玩意!谁会看这种!还这么长!为什会这么长了啊!还是弃坑吧!啊!]结局也是,本来想让御幸用自己的魂换一个不生不灭的泽村,被学姐和阿狼狠狠地拒绝了,望天。所以又兜兜转转想了he,两个人一起死!虽然御幸是越变越小,唉,性福生活不多啊[你走]。起码是个he!对这样拖沓的自己真是各种嫌弃…承蒙各位看到这里!

ps:被阿姨和宁宁带着找到组织好开心~\(≧▽≦)/~大家都好可爱

评论(4)
热度(14)

钻A、排球,目前在写。

杂食党、全员粉,御泽为主,排球摸索中。

不太会聊天,但很谢谢你们的心心和评论。

是个好人。

© 沙拉酱bis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