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拉酱biso

幻想症

×脑洞乱开。毕业设定
×一开始我想的不是这样的……别打我……我我我,我也想写出很甜很甜的文啊QAQ

     御幸一也觉得自己应该是得了幻想症。

    从某天清晨,空荡荡的房间里平地炸出沢村荣纯的标准咆哮开始,御幸一也的世界就如同地上的玻璃杯,支离破碎。

    起初,只是声音偶尔环绕在单身男人的住处。

    【御幸前辈!】【御幸一也!】【该死的四眼混蛋!】花样繁多的称呼甚至可以就着茶水纪念下曾经鲜衣怒马的岁月,在氤氲水汽中勾勒沢村荣纯充满活力的笨蛋表情,也算是给独处的乏味增添笔兴致。

    许是对病情漫不经心的态度连上天也看不过眼,御幸一也紧盯着近在咫尺的金棕瞳孔,眼角无力滑下弯成月牙状。

    至此,平静的独居生活宣告彻底完结。从睁眼开始,年少的[沢村荣纯]便叫嚣着出门投球。即使被无视,也锲而不舍。【要不是克里斯前辈不在,你会有这个荣幸接我的球吗!】[哦,克里斯前辈这几天在美国有个球赛,得记得看。]【御幸一也你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是当不了队长的!还是尽早请辞吧!】[不知道青道现任队长是怎样呢。反正肯定不会像自己这样。]就着笨蛋的话语思维发散,御幸一也并不打算接他的话茬。明知是幻想,还客客气气坐下聊天?御幸一也并没有这个计划去市精神医院兜个来回。

    即使抱定不理睬战略,御幸一也不得不承认,笨蛋的战斗力绝对不能小看。

    蓦地,身后沉寂下来。消失了?御幸一也止不住好奇地转身查探。泪包荣纯立马映入眼帘。这家伙哭的次数并不算少,可哭得像女孩这么委屈确实是头一遭。

    内心残余的良心扑通扑通几下,御幸一也叹口气走到人跟前,【嘛嘛,王牌投手哭成这副模样可是很丢脸的哦。】【这都是御幸一也你的错!】【哈?】【我们不是搭档吗?可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会告诉我,跟我商量!】[沢村荣纯]胡乱抹着眼泪,音量越发放大,【御幸一也,我们是搭档啊!为什么不能相信我一次呢!】喂喂,这个指责怎么看都像是在骂负心汉啊。无奈,御幸一也拍拍笨蛋的头,半天才用[明天投球]哄得[沢村]原谅了他。

    厨房,御幸一也面无表情注视着自己的手掌,少年发顶的温热仍滞留其上。

   第二天超市采购,瞧着结账时那明显不止一人份的硕大塑料袋,御幸一也不得不承认他病得不轻。

    拎着比往常重一倍的塑料袋往家赶,却见门口人影树立。心中一紧,定睛打量才发现是好友仓持洋一。仓持洋一斜瞥他眼,按灭烟头。【买这么多,早知道我要来?】【嗯,当然,我俩谁跟谁。】御幸一也顺口调侃回去,掏出钥匙开门。

    一进门,便听到[沢村荣纯]大声叫嚷着饿。御幸一也余光分辨仓持洋一神情,遗憾发现患者只有自己一个。

    一边顶着[沢村]在身边跳来蹦去的骚扰,边淡定自如应答仓持洋一的问题。御幸一也苦中作乐地想,这次心理素质NO.1的捕手称号非他莫属。

    仓持洋一拎着啤酒瓶倚在厨房门口有一搭没一搭问着话,突然问了句【喂,你知道沢村那个笨蛋怎样了吗?】

   【诶?前辈好奇怪啊,不理我就算了,还问这么奇怪的问题,我不就在这吗?】[沢村荣纯]不解地冲仓持洋一做着鬼脸。

   御幸一也咳嗽声,忍住上翘的嘴角,转身端出菜盘。【呵呵,我上哪知道去?】【喂!御幸一也你们在商量什么阴谋诡计!】

   仓持洋一半响没说话,将半听啤酒一口闷下肚后,声音低沉。【消息封锁得挺厉害,我也是才知道。毕竟没找着人。不过这都一星期了,我想……】【你想什么?】御幸一也直了背,突然的烦躁让他不甚多想,便打断仓持洋一。像是没料到他的反应会这么大,仓持洋一沉默下来。[沢村荣纯]站在中间,左右看看,不敢多言。

   【……他们说,】仓持洋一捏瘪易拉罐顺手丢进篓内。【一星期前,沢村在雪区失踪。】

    御幸一也闭了眼,周遭的声音像隔了很远,模糊得只能抓住只言片语。【……手机发现……】【……摔坏……】【悬崖边……】好像睡了一觉那么长,御幸一也的听力再度恢复正常。【……我想还是得跟你说声。】仓持洋一感到口渴般又打开一罐。【哦,我知道了。】御幸一也几近冷漠的声音让仓持洋一突然愤怒起来。甩手将啤酒瓶扔至御幸一也身侧墙壁,两步跨上,双手狠拎起他胸前衣领。

    【你他妈不着急吗!】【着急有什么用?】【你难道不知道那个家伙对你的心思?!】【知道又能怎样?】御幸一也冷静直视仓持洋一充满怒火的双眼,褪去那份玩世不恭,一字一句【他已经死了。还能怎样。】

    像是打中一团棉花样无力,仓持洋一松开攥紧的拳头。抿着唇转身拿起椅背上的外套,【是我鲁莽了,先走了。】

    碰,房门落锁。[沢村荣纯]已被这一连串的信息弄得晕头转向。【我……死了?】他犹豫着举起手掌,【死了,吗?】

    御幸一也怔怔看着年轻的[沢村荣纯]在灯光下的侧影,想起一星期前的电话。

    【喂,是御幸前辈吗?……对,我是沢村……我现在在滑雪,因为知道前辈最近有空……不是!不是邀请你来滑雪!……好吧,你要是想来也可以……不对!我不是想说这个才打电话给你的!……我是想说……你别催啊!我会说的!御幸你这个混蛋!耐心都哪去了!……我是想说!御幸一也!我喜欢你!……对,我就是想说这个而已!我就是想问,不!我什么都不想问!就是这样!我先挂了!】

    电话这头。【喂,御幸你还不回去?加练不累?……喂!你听得见我说话吗!别傻笑啊混蛋!】

    再打过去时是关机,担心笨蛋想太多,甚至找到了滑雪场的电话,得到的却是失踪的消息。

    御幸一也突然疾步上前,将[沢村荣纯]狠狠箍入怀中。你是我的幻想,我是不愿治愈的病人。

   【……御幸一也,你哭了吗?】

评论(4)
热度(34)

钻A、排球,目前在写。

杂食党、全员粉,御泽为主,排球摸索中。

不太会聊天,但很谢谢你们的心心和评论。

是个好人。

© 沙拉酱bis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