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拉酱biso

【御泽】不算失败的采访

*218快乐!

*拼尽全力憋出一点东西。大家都这么勤劳,我实在没有理由偷懒。

*好久没用手机码字,过年又突破了我的极限。本来还有很多想写,但我的手速实在是不好意思😭以后再努力写吧。

*御泽年也要更爱御泽啊!多写点!求自己了!

我是一名记者,一名普通的体育项目记者。

但我不喜欢体育,一点都不。

“直子,今天下午你有空是不是?”主编擦着脑门的汗,小拇指勾住假发边上几根,一晃手,头顶都耷拉到眼睫毛了。

垂着头把没什么用的废纸一张张摆平,装作没看到他狼狈的中年油腻大叔模样。“是的,我有时间。”

“啊那真是太好了!负责棒球的中田正好扭到脚,御幸一也那个赛后采访得麻烦你去一下。”

主编手忙脚乱把假发挪回原处,冲着我笑,“不愧是东大的毕业生,真让人放心啊。”

我面无表情点点头,看着他转过身去,后脑勺上翘起一个俏皮的小揪揪。

“御幸一也……天才捕手,日本冉冉升起的希望之星……”

读着中田友情提供的笔记,我只想问问,他的热血中二病多久能好。

不过九成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治。

“这张脸倒是挺有卖点。”食指点点屏幕。画面上的男人拿开头盔,汗水顺着鬓角凝在下颌处。护目镜下的那双眼笔直地盯着前方,好像此时世界上只有那一处对他是有意义的,其余所有全是虚无。

要是用这种眼神看女孩子,还怕没有绯闻?

我感慨着,手下却迟疑地摩挲话筒。

御幸一也,天才捕手,绯闻绝缘体,采访终结者。

是的,就像比赛场上的计谋多端,御幸一也这个人除了回答比赛问题,其余别想从他嘴里翘到一星半点。没被他绕晕就算经验老道逻辑了得。

不过这也不关我的事,再差的报道在我们这种三流报社也能顺利出版。

我只需要老老实实不出错地访问完就行。

话是这么说,但果然还是有廉价的不甘心啊。

想到自己刚刚问的问题就恨不得地上裂个缝钻进去。

——“请问你是不是有正在交往的女友?”

这种问题被素来不客气的捕手先生怼回来简直毫无疑问。

“所以直子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啊?”摄影师小谷无奈给我递瓶水。“明知道御幸一也身边根本没有女人。有的话早就被更厉害的狗仔公布天下了好吗?”

“我才不是狗仔。”没好气地用水瓶戳他肚子。“只是觉得,他赢了比赛后的那个眼神…”我使劲扒拉脑袋,想用恰当的语言形容那个眼神。

“眼神?”

“对。赢了比赛后,他的眼睛往右下角滑了一下。感觉就像、就像…对了!就像看到了超可爱的柴犬一样!”

“他家不养宠物。”

小谷毫不留情打破我的幻想。“直子,你还是少看点奇怪的八点档好。我去开车过来。”

“我才不看八点档…”

有气无力对着他身后举中指,头顶的太阳简直快把我烤干。

事实证明人在极度炎热的天气是没有什么理智可言的。

“记者小姐!不要失去对生活的希望啊!”

懵懵地看朝我飞奔而来的青年,再懵懵地看手中空掉的矿泉水瓶。

水呢?啊,好像全被我倒在了脑袋上。

“记者小姐!?”

被亮晶晶的眸子闪到,我又懵了半秒才想起这个自说自话的大嗓门青年是谁。

“实在是对不起!御幸一也这个混、啊不能说混蛋,这个四眼实在太过分了!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女孩子难堪。”

被我认出来的王牌正涨红了脸,说一句话就一个大鞠躬。我瞧着都累得慌。

“那个…泽村荣纯?”我小心翼翼叫出他的名字。

“正是鄙人!”

“额你可以不用站这么直…不不不我的意思不是让你跪!!”

“实在是非常对不起!”

已经不知道多少次道歉。我只好接过他的毛巾,一边擦着头发,一边想着怎么在不被捕手先生报复的情况下,快点送这位可爱的投手快点走人。

讲道理,整个棒球联盟都知道,惹谁都不要紧,泽村荣纯,绝对不能惹。

无数前辈的惨烈教训告诉我,惹御幸一也,不过是丟面一回。但想以后正常访问、混生活吃口饭,吉祥物小天使就是不能碰的存在。

而此刻,这位捧着怕摔、含着怕化的小天使,正一个劲请我索求赔偿。

“虽然很不乐意,但御幸前辈毕竟是我的捕手。请记者小姐不要大意地说出条件吧!”

“不是……”

“真是非常抱歉他给记者小姐带来这么不愉快的记忆!但其实、其实御幸前辈人很好的!不是他们写的那样!”

泽村激动地比划着,给我澄清不实报道。

“御幸前辈很会做饭,也特别会照顾人。每次我的护甲油都是他帮我涂的。”

“他只是不会表达,有些时候说的话是很气人,但其实想想都是很有道理的。虽然他这么冷静总显得我很容易冲动,这点让人很恼火。”

“明明自己才是爱冲动的人。受伤也会瞒着不说,真是非常任性!”

“而且啊,御幸前辈刚睡醒的时候特别迷糊!那个时候问他什么他都会答应!所以我喜欢在那个时候拜托他接球。不过后来被发现了,起得就比我早。哼,明明自己也很想接我的球。让后辈接球的时候,还会假公济私说【球数太多】。”

“还有还有啊……”

“啊我是不是说了很多废话?御幸前辈果然没说错,我一激动就停不下来。对不起!”

把毛巾叠成方块放在桌子上,看这个大男孩又是一连串道歉,湿漉漉的眼睛就像一只可爱柴犬。

柴犬…?

我歪着头,仿佛抓到了什么的线头。

“记者小姐还没告诉我索赔的条件。只要是在下可以做的,一定不会拒绝!”

“不用不用。”我连连摆手,“我已经收到【赔偿】了哦。”

“诶?”

“这可是整个棒球联盟记者都会嫉妒的【赔偿】。”笑眯眯给小天使单眨眼,“谢谢啊。要一起和你的御幸前辈赢下去。”

泽村荣纯愣一下,下意识便点了头,“恩!我们一定会赢的!”

——END



评论(6)
热度(98)

钻A、排球,目前在写。

杂食党、全员粉,御泽为主,排球摸索中。

不太会聊天,但很谢谢你们的心心和评论。

是个好人。

© 沙拉酱bis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