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拉酱biso

【明宝】酸菜鱼的以身相许

*题目乱写了。内容还是正经的。

*如果不嫌麻烦的话,御泽圈的小伙伴也可以看看倒数第二段。

*欢迎食用

 

 

池子案后的一个月,已经恢复元气的李大宝决定请自家上司搓顿酸菜鱼。

至于嗷嗷叫说要蹭饭的林涛,被秦明三大摞案卷压得只剩吐魂的劲。

“老板,一斤半的鱼,辣椒放多点!”李大宝挥着手臂,中气十足“再来一瓶白酒!”

“好勒!”

热火朝天的小餐馆人声鼎沸,只能通过这种最原始的吆喝方式点单。

秦明端端正正两手合拢在膝盖,充分落实了敌不动我不动的六字方针。

路过的人默契投来诧异目光,穿这么整齐的西装下馆子,富家少爷体验人生?还是成人版变形记?

同秦明的格格不入相反,对面的李大宝熟练地拆碗过水,最后再整整齐齐往他面前一码。像是完成什么重大任务似的绽开个灿烂笑脸“对宝哥的服务还满意吗,秦科长?”

秦明看着李大宝弯成月牙的眼睛,突然觉得旁边沾满油烟的墙壁亮了一个度。

在等待酸菜鱼上桌的过程中,李大宝充分发挥了话痨的属性。

“老秦,最近案子还行?不多?”

“不多。”秦明依旧的言简意赅。

“那你从哪给涛涛找的那么多?”

“三个月的。”

李大宝正喝着水,听到回答呛出声“噗!那不是不急嘛?”

“可以急。”秦明看着她呛红的鼻头,抽张纸过去“慢点。”

李大宝接过纸巾后半响无语,“老秦,以后我得罪谁也不得罪你。”

秦明没回,只又给她添杯水。

 

酸菜鱼上来后,李大宝切实体会了一把什么是四川人说的“多放辣”。

一大盆里除了勉强翘出的鱼头鱼尾,其它领地全被酸辣椒干辣椒红辣椒称霸。

李大宝提起筷子的手僵在半空,“额那个,我以前吃的中辣不是很够辣……”

秦明松了松僵持的面部肌肉,举手“老板,两瓶,不,四瓶冰豆奶。”

 

艰难扒开重重辣椒的守卫,秦明承认这家店人满为患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“呼,哈。”李大宝大口喘气,鼻头额上全是凝成的汗珠,脸颊也开始滚烫起来,“我说老秦,我都舍命陪君子了,接下来几个问题你可得老实回答我,不许含糊其辞,不许言简意赅!必须详细扩充!哈,哈,辣死了,辣死了。”

秦明也好不到哪去,本就习惯清淡的舌头被刺激得红肿发痛。他低喘着,手指扣住领带,扯松,“恩,你想问什么?”

李大宝努力睁大被生理性泪水模糊的眼睛“问题一:我刚来的时候你是不是很讨厌我啊?”

秦明抿下唇,全是酸菜鱼的味道“是的。”看到李大宝自以为凶狠的瞪视,他笑了下“因为我很讨厌人迟到。你第一天上班就迟到,还是个女人,印象没法好。”

“哼,迟到是我不对,但是歧视女人就是你的不对!”李大宝操起白酒瓶就倒了两大杯,一杯推给他。“你说你是不是错了?”

“恩,我错了。”秦明从善如流一杯饮尽。

“卧槽!老秦我的意思让你喝一口就行。”李大宝目瞪口呆,“你什么时候修炼的酒量?林涛知道吗?”

脆弱的食道再浇上白酒的滋味并不好受,可秦明只是从她手中拿过另一杯“你身体刚好,不要喝酒。第二个问题呢?”

“哦,哦。”李大宝眨眨眼,慢半拍才想起自己的问题“那你后来是不是觉得我特重要,特能干,特离不开我?我说工作!”

秦明思考半饷“专业知识上重要,能干,但不到离不开的程度。”还没等李大宝拍案而起,成为进击的大宝,秦明又说“但生活上是的。重要,能干,离不开。”

等了半天,李大宝没吭一声。

“大宝?”

“反正就是你又对不起我一次!”

看着李大宝越发红润的双颊,秦明虽然不解,但机智地听从了林涛曾给的建议“我错了。”

第二杯。

之后李大宝又一一列举了一系列,关于秦明对不起李大宝事件三四五六七。

比如看美剧就剂量问题的争辩,比如心理阴影到底是什么的澄清,还比如呼吸声真能影响思考的可能性。

有些连李大宝都觉得站不住脚,可秦明却老老实实地一杯接一杯地倒着。那动作淡定的,就跟久经沙场的千杯不醉一样。

李大宝当然知道他不是千杯不醉。

“大宝。”

瞧,都傻了,还笑得、笑得这么勾人,这妖精绝对不是秦明!

李大宝叹口气,问出今晚上最后一个问题“秦明,池子那事你是不是觉得对不起我?”

被辣椒和白酒双重攻击,秦明没有涕泗横流绝对是注重形象的优秀范例。

秦明就这么愣瞪着眼睛看她,直瞧得李大宝一阵心软。诶呀,嘴都跟上了三层口红样了。

“算了算了,这个不用回……”

“对不起。”秦明好像终于撑不住辣味的刺激,眼泪一滴一滴从眼眶滚落出来“对不起大宝。明明不关你的事,对不起。”

李大宝努努突然酸涩的鼻头,伸手,将他握成拳头的手指一根根扳开,“老秦,如果你觉得自己对不起我,就一定要好好活下去。你身上可是背着宝哥一条命啊。”说着说着她又笑起来,“这要是放在古代,除了以身相许,秦明你就别想哭一下就过去了我跟你说。”

秦明混沌的大脑迷迷糊糊抓住了什么,他反手将李大宝的手腕扣在手心,“以身相许。”

“哈?老秦你说啥?”

“以身相许。”

“噗哈哈哈,你怎么就记住这一句?宝哥我想让你记得是前一句:好好活下去。听到没?”

“以身相许。”

“看来是听不见了……你先松手,我给涛涛打个电话。搬不动你。”

“以身相许。”

“……我警告你秦明,不许耍酒疯!不准咬我手腕!你你你!等一下!不要咬啊!!好好好以身相许!你先让我结账啊大爷!”

“以身相许。”

 ——END

 

我要退圈啦。

明宝圈。

先说原因吧。

我进lof时间不久,一年多,写的大多是御泽,也就是动漫。爱上明宝是2016年10月,是意外。我不喜欢看电视剧,琅琊榜都只看过一集。没想过自己能为影视剧写同人文,起先是只想白嫖,实在没想到居然是个冷CP,只有自给自足。哈哈起码我为我爱的cp切过大腿产过粮!骄傲。

遇见很多人,很开心。写同人文的时间>三年,可真正和同好一起玩就是在lof这一年多,所以算是新手。

写文实在是寂寞的事,一个人想梗,一个人删删减减,再一个人纠结还有哪里不够好。是lof开始,才知道同好的力量。御泽的大家非常温柔,当然也是因为这是冷冷冷坑…即使我闹出很多幼稚丢脸的无常识,也会被温柔地指正。

明宝的大家也是如此,最初。初识燕画太太,还结识同样蹲动漫冷坑的话痨骨酱,再之后是优秀的大家,再再之后是第一次出合集。像个傻瓜一样到处和朋友说【我要和网上一起写文的朋友们出合集了!】连家人都想帮我多买几本冲销量,要不是里面有些不能让他们看的,我肯定就让了!

可这是最初。

我开始越来越发现自己跟不上聊天节奏,偶尔刷TAG一脸迷茫。我不知道原本和谐吵闹温柔的氛围去哪了。

如果能做到任他世间喧嚣,我自守菊东篱的境界,我当然不会到退圈这一步。可我做不到,我太容易被影响。

为什么喜欢明宝,因为我想成为大宝。因为我想,如果我是大宝,这样的友情与爱情是一生珍宝。我想成为一直积极向上、可闹可笑,更是坚强的大宝。

我还喜欢明宝,但是这样待下去,我怕会耗尽这份喜欢。所以我决定现在走。

 

最后是结果。

不会再发文了,虽说以后的事情我也不能打包票,但九成就不会发明宝文了。只看明宝的大家可以取关了,谢谢你们这近九个月的喜欢。

喜欢的太太我还会关注,她们发文我喜欢了还是会点心按小手。因为我觉得很棒的东西就想分享给别人,无关我混的什么圈。

谢谢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评论(25)
热度(68)

钻A、排球,目前在写。

杂食党、全员粉,御泽为主,排球摸索中。

不太会聊天,但很谢谢你们的心心和评论。

是个好人。

© 沙拉酱biso | Powered by LOFTER